國內私偵猶抱琵琶半遮面游走在法律邊緣

2020-06-06 16:33

   我國目前對私家偵探的設立在立法層面還存在空白區域,屬于邊緣行業,尚未得到政府官方認可。早在1993年9月7日,公安部頒布了《關于禁止開設“私人偵探所”性質的民間機構的通知》,其中明確規定嚴禁任何單位和個人開辦各種形式的民事事務調查所等私人偵探所性質的民間機構。明令禁止受理民事、經濟糾紛,追討債務以及安全防范技術咨詢,涉及個人隱私的調查等。因我國尚無任何法律確立“私家偵探”的法律地位,“私家偵探”只是行使普通公民的合法知情權,而無法涉足刑事偵查活動,我國《刑事訴訟法》規定,只有特定的國家機關的工作人員,才具有刑事案件偵查權。

  深圳私家偵探介紹,目前國內還沒有一家私家偵探公司獲得過工商部門頒發的營業執照,訴訟法中也沒有規定公民個人有“偵查權”。深圳私家偵探可從事一般的民事調查活動既然按照法律規定,“私家偵探”沒有刑事案件偵查權,那么“私家偵探”還有存在空間嗎?他們可以開展什么業務才不違法呢?

  深圳私家偵探目前開展“私家偵探”業務的公司經過工商登記的多為“市場調查公司”、“市場研究”、“調查咨詢部”,注冊登記經營范圍為:商務信息咨詢;經濟信息咨詢;市場調查。當然,這些公司對外宣傳為:婚姻調查取證、解決經濟糾紛、高效找人、維權打假、商務調查、包二奶調查、婚外情調查、外遇調查等。

  深圳私家偵探表示,“私家偵探”可以從事一般的民事調查活動。其在取得相對當事人的授權后,比如夫妻一方的授權,按照法律規定程序調取對方的資信證件資料的;或者雖然未經授權,但在公共場合或者未侵犯他人隱私的前提下拍照取證,或者在有權機關調取的相關證件和資料的,均屬于“法無規定皆自由”狀態。

  現實中,由于‘私家偵探’的從業人員水平良莠不齊,法治意識相對淡薄,取證手段非法,不但得到的證據不能被法院采用,從業者還可能由于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而觸犯刑法。深圳私家偵探提醒,只要“私家偵探”把握好調查工作中的尺度,遵守法律規定,不侵犯公民的隱私權,其獲得的證據也可以作為認定案情的依據。

  國外的“私家偵探”是否有更多權利呢?相比于國內私偵猶抱琵琶半遮面游走在法律邊緣 很多其他國家的“私家偵探”業發展得卻是紅紅火火。那么國外的“私家偵探”取得的證據能否被采用呢?不僅發達國家有“私家偵探”,很多發展中國家如馬來西亞、贊比亞和津巴布韋等也有為數眾多的“私家偵探”機構。法國是“私家偵探”的發源地,為了規范“私家偵探”業,法國制定了一系列的法律制度,F在的法國“私家偵探”業已經形成了完善的行業標準,在民事領域,其業務得到了迅猛發展。雖然法國也是實行單一偵查模式,即行使偵查權由國家權力機關獨享,但官方對于“私家偵探”在刑事案件中獲得的情報并不是一律否定,而是將合法的信息作為“調查”結果采用,而不作為“偵查”結果,這種“實用主義”的做法讓法國的“私家偵探”在刑事案件中也能大顯身手。作為利害關系人,遭遇婚外情的受害方在取證時也不能逾越法律底線既然“私家偵探”不能用跟蹤、定位、偷拍的方式調查別人,那么遭遇婚外情的當事人,作為利害關系人,是否可以采取這樣的手段進行調查取證呢?

   “我國婚姻法規定了夫妻有互相忠實的義務。也就是說,維護夫妻之間的相互忠誠,不僅僅是道德義務,更是法律義務。深圳私家偵探認為,遭遇婚外情的當事人,在尚未超越社會容忍度和法律底線時,應當對其采取的行為報以同情,但是如觸犯法律底線,仍應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比如,為了調查婚姻另一方不忠證據而侵入第三人的住宅,是侵權行為,其取得的證據也不具備合法性;但如果在自己家取證,不存在這種問題。通過非法手段獲取的在第三人居室內的兩人親昵照片,就不具備合法性;在公共場所獲取的兩人親昵的照片,就具有合法性。

   婚姻無過錯方該如何取證保護自己利益那么,遭遇婚外情的受害方該如何取證保護自己的利益呢?民事訴訟案件中有一條證據原則叫“誰主張,誰舉證”。也就是說,婚姻無過錯方為表示自己確實遭遇婚外情,必須拿出婚姻另一方有婚外情的證據。但是,由于該類證據往往涉及第三人隱私,具有私密性,外人不易知曉,確實存在取證難的問題,要取得“捉奸在床”的證據更是幾率很小;橐鰺o過錯方可以在夫妻雙方生活在一起時進行收集,或者從親朋好友、公安機關處了解收集另一方相關過錯證據,例如另一方的通話短信記錄、微信QQ聊天記錄、電子郵件內容、手機短信內容等。

  目前律師的執業行為有明確的法律規定及嚴格的行業執業規范,律師不接受對于違反法律規定及執業紀律的委托,律師也不是專業的信息收集員。這就為“私家偵探”業務提供了商業機會。

  為維護各方主體的合法利益,我國應盡快出臺相應的法律法規,規范民間調查行業,從人員資格、審批主體等市場準入方面,委托范圍、調查手段等執業規范方面,監管主體、懲罰規則等行業監督方面制定完善的法律法規體系,以促進民間調查行業在我國的健康發展。

  在法治社會,通過法律程序解決問題毫無疑問是民眾解決糾紛的首選,但是這也存在著一些無法避免的缺點:程序相對比較復雜、成本過高,且不一定能達到效果。私家偵探如果能夠提供更多有力的證據和事實,不僅可以為當事人提供服務,保護公民合法利益,也會在很大程度上減輕公檢法機關的壓力。這也就是為什么很多西方國家有著完備的法律制度,“私家偵探”業也無法被完全替代,甚至有時政府也要借助于這一行業。更重要的是,“私家偵探”與政府行為不同,政府為公民服務是不收取費用的,而“私家偵探”是以商業的邏輯在處理社會問題,因此在某種程度上,“私家偵探”可能會有更強烈的服務意愿,有更好的工作效率。

  在深圳私家偵探和當事人收集證據方面,需要國家立法機關完善立法,與國際接軌,在適應社會發展需要的同時,順勢“扶正”“私家偵探”的法律地位,其實對國家司法資源也是一個補充,在某種程度上,也是社會矛盾糾紛解決機制的一個補充,但這一切都需要一個良好的、健全的法律體系作支撐。

相關閱讀:

回到頂部

排列3玩法中奖规则